公共卫生

四川某中医院医生跳楼讨薪,卫健委回应!医生薪资“一减再减”,是医院经营亏损,还是医改的“阵痛”?

作者:半夏 来源:医学论坛网 日期:2023-12-29
导读

         12月26日,有网友爆料四川遂宁市中医院多名医护人员疑为了讨薪坐在医院窗户边要集体跳楼。据百姓关注消息,记者致电市卫健委,工作人员称就是她们工资的问题,目前市卫健委已介入,并且相关科室负责人正在处理此事。晚间据纵览新闻消息,医院否认集体跳楼和拖欠工资的说法,具体情况需等待官方答复。 12月27日,四川遂宁市卫健委通报否认讨薪。经调查,事发地为遂宁市镇江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市中医院步行街园区),该

关键字:  讨薪 

        12月26日,有网友爆料四川遂宁市中医院多名医护人员疑为了讨薪坐在医院窗户边要集体跳楼。据百姓关注消息,记者致电市卫健委,工作人员称“就是她们工资的问题”,目前市卫健委已介入,并且相关科室负责人正在处理此事。晚间据纵览新闻消息,医院否认“集体跳楼”和“拖欠工资”的说法,具体情况需等待官方答复。

        12月27日,四川遂宁市卫健委通报否认“讨薪”。经调查,事发地为遂宁市镇江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市中医院步行街园区),该卫生服务中心正由遂宁市中医院托管划转到属地管理,部分医护人员对划转调整事宜存在异议。经充分沟通,医护人员均已回到各自岗位。

        尽管事件“真相大白”,但类似的经历还是勾起了医护人员的满腹委屈。在该条新闻下面,一名医生网友表示“已经一年没发绩效了”,引发多名同行医生的共鸣,有的医生所在医院津贴降了50%,绩效降低1/3,有的人目前只拿基本工资,绩效基本不发。早前,广西、河南等地就传出医生降薪的消息。

        从近年来多起新闻报道可见,多家公立医院“降薪”、“拖欠绩效”已是不争的事实。

        不久前,甘肃平凉市泾川县中医院因拖欠15个月绩效工资被投诉。据网友反映,该院拖欠职工工资,绩效15个月未发还在继续,临聘人员每月仅1000多元的工资,基本生活无法得到保障。

        官方调查回应,泾川县中医医院属财政差额拨款单位,近年来,由于政策性支出增长较快,财政补助不足,医院负债率逐年增加,因医院资金困难,工资推迟一月发放,拖欠15个月绩效工资实属无奈之举。

        01

        ▼

        公立医院亏损是医生降薪的诱因之一?

        根据最新的《2022年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以下成为《2022统计年鉴》),2021年我国公立医院总负债达1.92万亿元。长期以来,债务是多数公立医院运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据悉,近年来我国公立医院的负债规模急速上升。

        在债务增长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资产负债率(负债总额/资产总额)多用于衡量机构的债务偿还能力,一般认为超过50%即为高风险。而根据《2022统计年鉴》,2021年我国政府办公立医院资产负债率达45.10%左右,逐渐逼近50%的预警线。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7月,国家卫健委公布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2508家参评的三级公立医院中,43.5%的医院医疗盈余为负。多位医务人员及相关专家分析,近年来医院亏损是导致医生降薪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到院就诊人次降低,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均减少;另一方面,受财政影响,该拨付的款项如果没有下放到医院,补贴收入也会减少。此外,由于防疫等工作量增加,基层医院要购买日常防疫所需要的防护设备、耗材等,支出又增加了。

        众所周知,医院收入主要包括政府财政补助和医疗收入。然而,多年来国家财政补助大大减少,据《2022统计年鉴》数据,2021年全国综合医院的总收入构成中,财政补助仅占10.95%,其余近90%几乎全靠医院的医疗收入。

        新医改之前,医疗收入主要依赖“药品、器械”,后者几乎承担了医院总收入的40%。随着药品零加成、控制药占比/耗材比等新医疗改革,“药品、器械”回扣渠道被彻底堵死。《2022统计年鉴》显示,自2015年至今,住院和门诊次均医药费的药占比连年降低。失去药品、耗材器械的收入后,相当于直接“砍”掉医院的两条腿。

        由此可见,多方因素造成我国公立医院收入减少,甚至出现亏损,这间接影响了医护人员的薪资。

        02

        ▼

        部分医生降薪或许是医改下的“连锁反应”?

        自2015年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启动以来,随着国家卫健委连续打出药品器械集中采购、DRG/DIP支付、医疗反腐等综合拳,在深化公益性医院改革的同时,其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取缔医生的“灰色收入”。

        在以前,医生的绩效与药品、检查等密切相关,医生靠多开药、多开检查就可以增加收入。有医生网友称:原先收入全靠绩效,绩效要比基本工资高。今年7月,《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明确指出:严禁将医务人员的收入与药品、耗材、检查等业务收入挂钩。随着系列政策的全力推进,必将导致医生收入大幅缩水。

        与此同时,在DRG/DIP支付体系的推行中,许多医院为了控制费用超标,采取的对策是,将超标部分分摊到责任科室,并扣减相关人员的绩效工资和奖金。

        近日,某医生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并且很快上了热搜。该医生宣称上个月做了近80台手术,工资和奖金加起来大概4万元出头,医务科通知说,医保实行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付费,一个食管癌患者费用超标了,多出来的1.4万元将全部从该医生的工资里扣除。

        国家医保局官方杂志《中国医疗保险》发文明确表示:单个病例费用超标不应当成为扣减医生个人绩效工资和奖金的理由。

        医保支付标准是纳入某一DRG/DIP病组(种)的所有病例的医疗费用均值。理论上,总有一部分病例费用超过均值,也有一部分病历费用低于均值。但只要医生的诊疗合乎规范,超额的医疗费用就可以内含在医保支付标准之中,因此它不应该成为扣减医生绩效工资和奖金的理由。

        但是在实践操作中,个别医院为了能够顺利推行DRG/DIP支付体系,依然选择“大刀阔斧”改革,直接让医生承担。这也造成部分医生薪资损失的原因之一。

        从政策来看,2024年将是DRG/DIP支付体系全力推进的一年。

        今年7月,《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要求:在不少于70%的统筹地区开展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付费或按病种分值(DIP)付费改革。

        12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公立医院成本核算指导手册》要求:“到2025年底,争取实现三级医院全部开展医疗服务项目成本核算、病种成本核算、DRG成本核算;二级及以下医院全部开展科室成本核算、诊次成本核算、床日成本核算,逐步开展医疗服务项目成本核算、病种成本核算、DRG成本核算。到2030年底,力争所有医院均开展上述成本核算工作。”

        随着DRG/DIP支付体系加速推进,如何保证医护人员的利益,也是医院在改革过程中需要考虑到的因素。

        03

        ▼

        保障医生薪酬,“年薪制”能否解决问题?

        实际上,医生“降薪”并不符合医改要求,保障医护人员的合理薪酬待遇才是医改目标之一。《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指出,深化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探索实行公立医院主要负责人年薪制。

        目前,多家医院积极探索年薪制,我国部分试点地区已开启“年薪制”改革。

        今年5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实施方案》,其中对深化薪酬制度改革提出要求:到 2023 年底,全部省直公立医院、50% 的市级公立医院、50% 的县(市、区)至少 1 家县级公立医院落实党委书记、院长年薪制,年薪由同级财政负担。

        其实,早在10年前福建三明市就已经在前方探路,其“年薪制”的成功案例鼓舞人心。

        2013年,三明市启动公立医院的薪酬制度改革,试行医生和院长目标年薪制。2015年,三明市全面推开“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

        目标年薪包括基础年薪和绩效年薪,基础年薪通过基础工分体现,绩效年薪通过工作量工分和奖惩工分体现。在医院工资总额的分配上,原则上医生(含技师)、护理(含药剂)和行政后勤团队的比例分别占50%、40%、10%,其中护理控制在医生的70%以内。年薪分配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并重点向临床一线人员、关键岗位人员及业务骨干和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倾斜。

        三明市卫健委的数据显示,三明市公立医院医生年均收入由2011年的5.65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16.93万元,年均增长11.59%;2020年,主任医师平均年薪29.35万元,副主任医师平均年薪22万元,医生最高年薪达59.8万元。据了解,三明改革试点涉及医生收入部分的总体原则是:“符合国际上通常医生收入高于社会一般平均收入3~5倍的惯例。”

        按照地方卫健部门对三级公立医院定下的员工薪资在医院支出中的占比,40%是个基准线。在新的运行机制下,公立医院工资总量和人员经费占比都大幅提高。2012年改革后,22家县级以上医院工资总额由2011年的3.82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15.57亿元,提高3.08倍。人员经费占医疗费用的比重由25.15%提高到45.98%。

        国家卫健委和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也多次印发意见,明确要求借鉴三明做法,鼓励各地探索年薪制发放薪酬。

        今年10月,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体改司副司长 薛海宁指出:“医疗卫生行业的特点就是培养周期长、职业风险高、技术难度大、责任担当重,所以我们要尊重医务人员的劳动成果和辛勤付出,要切实把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两个允许”落到实处,合理确定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并且动态调整,注重医务人员的稳定收入和有效激励。”

        在中国,医师属于“三高”人群,即执业成本高、风险高、工作强度高,但是超半数医生认为自己的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2017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报告,“中国医师的收入水平远远低于世界⼤多数国家医师的收入水平,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近年来,医生被辞退、降薪等事件频频发生,引发群众同情:“医生干着最累的活,却拿着最少的工资。”、“看着医生像农民工一样讨要薪资,实在心酸,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啊!”

        医师是医改的主力军,提高公立医院支出中薪酬支出所占比重,加大财政保障力度,切实提高医师收入体现尊医重卫的社会氛围是医改重要成果体现。

        来源:医学论坛网

        作者:王玲

        编辑:多鱼

        审校:清扬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